【心路——我的援青故事】我的兄弟叫青角_鬼之花宴

tokyo hot n0837

2019-06-06

万小迷【心路——我的援青故事】我的兄弟叫青角_海之乐章官网

人力资源五大模块

年羹尧的妹妹

【心路——我的援青故事】我的兄弟叫青角_鬼之花宴

【开栏的话】党中央作出支持青海、对口援青重大战略部署10多年来,1200多名援青干部和人才积极响应号召,从祖国的四面八方汇集青海,带着青春、带着智慧、带着热爱、带着奉献,为青海的改革发展稳定注入了生机活力,谱写了一例例生动感人的援青故事,以一个又一个骄人业绩体现了援青的新实践新收获新成果。2018年5月,青海援青人才(博士服务团)联络服务中心在北京、天津、上海、山东、江苏和浙江等6个援青省(市)及中央和国家机关、中央骨干企业派出的各批次援青干部人才和博士服务团成员中,开展了“我的援青故事”主题征文活动,通过回忆援青期间的点点滴滴,讲述自己的所见所闻,充分感悟在党中央的特殊关怀、全国人民的无私支援下,青海经济社会发展和人民群众生活风貌发生的巨大变化,在此基础上编印了《心路──我的援青故事》一书,作为积极配合做好新中国成立70周年和青海解放70周年系列庆祝活动、深入开展“弘扬爱国奋斗精神、建功立业新时代”活动的重要内容。从今日起,本网开设《心路──我的援青故事》专栏,陆续选编刊发其中部分文章,敬请广大网友关注。青角是我援建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贵南县期间,组织上给我安排的藏族驾驶员。援青三年,朝夕相处,如影随形,早已成为兄弟,这是我援建工作的意外收获。青角,海北藏族自治州海晏县西海镇人,典型的安多藏族大汉。身高米,体重超过100公斤,头发乌黑油亮,手掌厚实有力,面孔黝黑,心地善良,讲话轻声慢语。而我,吴建志,江苏宝应人。不是这次援青经历,我和青角一南一北,永无相识的可能。感谢这次援青经历,让我收获了一位高原的藏族兄弟。记得2013年8月4日,海南州贵南县委领导带两部越野车到共和县恰卜恰镇接我们。青角是其中的一名驾驶员,初见他,黑塔般的身材,高大壮硕。坚实有力的双手与人握手时,传递着一股热情。与人见面打招呼,总是双手摊开,手心朝上,上身微欠,满脸微笑——典型的藏式礼节。直觉告诉我,这是一位成熟稳当,有信仰、有礼节、靠得住的人。到贵南县上班不久,县里为我们援青干部精挑细选了几名驾驶员,青角就在当中。我毫不犹豫地选了“黑大个子”青角,尽管之前仅一面之缘,但我对青角感觉有一种别样的亲切,像兄弟一样。两周后,首次下西宁休整。青角陪我去莫家街理发,当时的那个理发店门面不大,技术一般,结果问我要了138元。青角一听气不过,他觉得理发店这是坑人,欺负外地人,太有损青海人形象了,便要去理论。为了息事宁人,我赶紧付钱,拉着青角走了。其实,对这家理发店的做法我也是很气愤,但是有了青角的呵护,心里的暖意很快替代了气愤。后来,我发现青角开车时衣服穿得很少,我问他为什么不多穿点,他憨憨一笑说:“冷点,开车不容易瞌睡。”后来我才知道,县委书记曾经专门叮嘱过他,江苏援青干部千里迢迢来支持贵南发展,务必保证他们的安全,切记切记!于是,为了使自己时刻保持清醒,青角便想了个少穿衣服的办法。而且,他还为自己定了一套开车的标准:严格遵守交规,哪怕有些愚蠢;坚持不超速,哪怕有点慢;坚决不违章,哪怕有点烦。所以,限速60迈的路段,他绝对不会开到61迈。贵南县,位于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,地处西倾山与黄河之间,属高原大陆性气候,气候条件和道路条件比江苏复杂多了。平时,我和青角出行,一旦遇到冰雪恶劣天气,或者通过山大沟深的险路时,青角总是高度警惕。他双目睁圆,精神振作,小心谨慎地驾驶,让人心里充满了安全感。有一次,经过一段崎岖的山路,后面的车辆迫不及待地超车,一辆接一辆,唯独我们的车不紧不慢,像“老爷车”一般。我催促青角加速,青角却严肃地说:“这个路段限速40迈。”青角长得五大三粗,但却心细,对自己驾驶的车辆爱惜有加,随时保持着良好的车况,这对于一名驾驶员来说非常重要。所以,长途跑车,即使再累,也不让别人代开,忠实履行着自己的职责。记得有一次我们出去,车陷进了河滩,动不了了,我非常着急。青角二话没说,脱掉鞋,挽起裤腿就钻进了冰冷的河水里推车,结果冻得牙齿打颤、双足通红。高原的河水我是领教过的,那种冰凉直渗骨头,对于南方人,被冰凉一次就会留下深刻的印象。在与青角相处的三年里,我发现人们都愿意坐青角的车,那是因为人们喜欢这位淳朴厚道、为人稳重、开车稳当的藏族兄弟。有的时候,这个黑大个还经常感动着我。藏区贫穷人口较多,我发现青角的口袋内总有零钱,他随时拿出施舍给路边的求助者。车上也经常带着水果和矿泉水,行车路上,一见到路边有徒步者,就停下来送给他们。青角藏话讲得好,也能说汉语,因此,他是我下乡调研、与牧民交流的翻译和助手。走村串户时,他总是在前头问路;与藏民交谈时,他先把牧民的想法告诉我,又把我的意见翻译给牧民,交流非常顺畅,给我的工作带来了便利。而每每遇到需要翻译时,青角很乐意为我去当这个兼职的翻译,而且,他自己也为能帮我工作而乐得屁颠屁颠的。也许是驾驶员的职业使然,青角嗜烟,发现我不抽烟后,青角就从不在车上抽烟。长途路上,实在难忍烟瘾,青角就停下车,下车去抽烟。为了节约时间,不让我着急,每一次下车抽烟,他几乎是在狼吞,几口吸完,立即上车。为了能让他慢慢享受那一刻的休息时间,他一停车,我就故意下车假装溜达,多留些时间给他。而且,从江苏休假回来,我就会带些家乡的烟给他,每当这个时候,是青角最开心的时刻。这个粗犷的男人像其他高原汉子一样也爱酒。他曾告诉我,他能喝一公斤青稞酒,但是平时为了安全,他一直控制着自己的酒瘾。他这份情我一直记在心里,为了弥补,我也会带些家乡的酒让他回家品尝。有一天晚上,我专门去老乡开的酒店,想让青角喝点酒,放松一下。我老乡会劝酒,只半个多小时,就让青角喝了三大杯,结果这个憨厚的汉子被“精明”的南方人放翻了……第二天,青角不好意思地对我说:“你们江苏人喝酒太快了,要是慢慢喝,我肯定没问题。”青角没去过江苏,在他眼里,江苏就是一个大大的滩,比他们的草原还大的滩。有一次,从我们江苏来的领导告诉他:“没错,江苏是个很大的滩,欢迎你到这个大滩来看看。”青角很开心,一直期盼着去看看比草原还大的滩。为了圆青角这个愿望,我一直在寻找着机会。一次青海行,一生青海情。三年援建,我结识了许许多多各民族的兄弟。青角,是他们的代表,也是我牵挂的兄弟。三年藏区生活,虽苦犹甜,刻骨铭心。返回江苏后,我经常挂念着青海的蓝天白云,贵南的草原牛羊,还有我的兄弟青角!吴建志,男,江苏宝应人。2013年7月至2016年7月,任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贵南县委常委、副县长(援青),现任江苏省宝应县委常委、江苏宝应经济开发区党工委书记。(责编:王红玉、杨阳)。